星期六, 二月 28, 2009

网络友情





生活在水泥叢林的城市裡
人和人之間的感情交流變得越來越難
甚至連談話都在臉上偽裝著清一色的微笑面具
把自己的內心世界深深的隱藏起來



也許是因為這個世界太現實了
在這個電磁波及電纜線交織橫流的世界
人們也更敏感的保護自己
寧願獨自去品味孤獨,也不願輕易表達內心的情感
但我們哪一個不希望有人來傾聽我們呢
是否都想摘下生活帶給我們這虛偽面具
是否想表達出心中最原本最真實自我呢

而在這個用電纜線和電磁波構築的網路空間裡
我們或多或少都懷著同樣的思維
想來釋放自己,想結交朋友
每一篇文章,每一篇回應,每一則留言
在心和心之間架起了一座座美麗的彩橋

這裡就像是一個沒有拘束的世界
每個人都可以相互傾聽,相互鼓勵
相互安慰,嘻笑打鬧,無處不透露出默默溫情
留言,回應是一種友情,寫文是一種釋懷
寫出你(妳)的心聲,回出你(妳)的友情,讓我們結緣

本來世界就應該是這樣的吧
每當手指輕輕的敲擊著鍵盤
就像整個人沁浸在香茗的芬芳裡
有朋友真好,請好好珍惜

將此篇文章獻給所有網路上認識的所有好朋友


彡ღ°初戀與老婆°ღ彡-【转载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彡ღ°初戀與老婆°ღ彡


初戀總是寶貴的,令人難忘的, 遺憾的是,十有八九的初戀, 都不能成為婚姻,

因為不能成為婚姻,初戀又顯得更為寶貴,讓人回味無窮。


阿偉是一位成功的外科醫生,和太太結婚二十年,兒子已入大學。

在一次大學舊生會,重遇初戀情人Alice。

Alice 當年是眾男生的夢中情人,公認的美人兒,就是現在,仍比實際年齡漂亮年輕。

當初,為了一個誤會,再加兩人的自尊心特強,就這樣分開了。


後來,Alice 去了外國 ,阿偉留在香港,初戀的夭折,

一度令阿偉痛苦不已,幾乎垮了, 幸虧得一位護士同事的關心和鼓勵,令他於走出感情低谷,

重拾心情,這位女同事就成了他的太太。


不料二十年後重逢Alice , 那晚他們談了很多,解除了誤會, 只是大家都已人到中年。

次日 , Alice 打電話邀阿偉去淺水灣酒店燭光晚餐,

阿偉問:「是不是請我太太一起去呢?」

Alice 回答:「 我只想請你一個人,我們已失卻太多時光,現在是彌補的時候。」

「對不起,除了因公事,晚上我一般不單獨外出吃晚飯。」

「你不是怕老婆吧!」 Alice 譏諷他 。

「我怕老婆!」 他直認不諱。

「我好怕不自覺地令她不開心。」

幾日後,Alice 又特地讓速遞公司送來一封信,

信封上寫明要他親啟,並且注明:only for you! 阿偉將信原封退回。

「本來,我會讓太太也看這封信的,既然你不希望她看,我也不看了,我已習慣與她分享生活中的一切喜怒哀樂。」

Alice很不忿氣。

她見過阿偉的太太,已中年發福,且不擅修飾,像個屋村師奶,

相反,自己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,風韻猶存。

當年阿偉追她追得這樣熱烈,他不可能對她失去feeling 的,一定是阿偉的太太兇神惡煞。


她一不做二不休,當下親身到他診所去 。

「阿偉 ,你只需講 yes or no 。 你仍對我有feeling 嗎? 你還愛我嗎?你以前是十分愛我的。」

阿偉只笑笑。

「愛一個人與恨一個人同樣需要精力和能力,感情過去了,

應該無愛無恨,古人說:一笑泯恩愁。 讓已過去的、無法改變的事實影響目前,根本毫無好處,

我已將我的全部愛分給我的家人, 而且我已過了這種玩浪漫感情的年紀了。」

Alice 仍不死心。

「 你真的愛你太太嗎?還是僅出於一種義務和責任呢?當年對我那份初戀之情呢?」

「我是醫生,我相信一種科學說法, 真正的愛只能維持十個月,

正好是由胚胎到嬰兒哇哇出世所需的時日, 這或許要從生物進化的角度來解釋。

但愛不同愛情,愛或許只是一種由荷爾蒙分泌而激發出的感情反應,

一如我受傷會流淚,開心會微笑,是一種很生物式的感情反應。

用一個不合適的比喻: 雄性動物在追求異性時,毛會特別亮麗,

叫聲也會特別悅耳,只是一種行為,動物也懂得用舔觸等動作表示『愛 』,

然而,唯有愛情,才是人類獨有的能力。

一個情字,令人類愛的行為,變得成熟、深沉,

由一種單一的行為上升為一種情懷。

我很懷念我們的初戀 , 但我更珍惜我和太太的婚姻,珍惜我們一起走過的這段路。」

阿偉的思路非常清晰,不愧為一位名醫生。

他十分明白,當初在他感情最低谷、最消沉時,

是現在的太太給他溫暖,喚起他的信心。

後來,太太省吃簡用自己帶著兒子獨守空巢,支持阿偉外出留學深造。

這二十來年,是太太伴他走過來的,太太全心於這個家上,

無心顧及自己的儀容、衣著, 她將每一分一秒,都花在家人身上。

而且,太太屬於那種生活低調,安於做男人背後的女人那種類型,

阿偉不想太太為了他而刻意改變自己,做她不喜歡做的事,

因為愛她,他也尊重她,由她選擇她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。

「我們互相看著白髮開始萌生,皺紋出現,

因為這後面包含著許多只有我們兩人知道的故事,

孩子的出世,我們第一間屋的喬遷,雙方父母病故的哀痛,

我們升職,她的一次有驚無險的大手術,

點點滴滴都寫在她和我的皺紋上,也只有她和我才懂得。

至於你Alice, 我很懷念那段我們花樣的年華,

但我不會用現在幸福充實的家庭生活去交換那段時日的延續,

這只有百害而無一利。

如果我們都珍惜我們的初戀, 珍惜這次難得的二十年後的重逢,

我們就這樣互相握手、互道『 珍重 』吧 ! 」

Alice 聽了這番話,默默擁抱了阿偉,轉頭就走。


人說 :蒼蠅不叮無縫的蛋。

今天婚外情、一夜情泛濫,

但這絕成不了你忽略她、冷淡她的理由 。

珍惜你與她一起走過的路,

如是你對她的愛,會如醇酒,愈陳舊愈香。

愛他就勾引他~




给自己。。

星期五, 二月 27, 2009

Abraham的听写

星期三Abraham去上phonic班,每一个星期老师多会给他们4个生字和一个句子,这星期的的生字是those,there,them, they,句子是this is their mother.之后老师会叫他们自己写一些他们知道的生字,Abraham写了在kelly老师那里学的sea-horse,jellyfish。

虽然Abraham很好玩,。但是看来Abraham是真的有学到,并且在上课时都有用心的在学习。

但是这一次的听写我被他吓了一跳

听写是满分,但是有两个字是不在老师们的范围里。

没有想到这Abraham还真的什么都能吸收

到底是什么事呢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
。。。
。。








看看第8和第9的字吧--toto, 4D


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是这个反应


看来这是穷人的命运,唯有穷人都是想中奖。。。


我们下次不会在孩子面前在提这些事了,现在搞到我和虎爷在不想让孩子们知道的事,都必须用福建话交谈。。有时还会用马来话,但是现在Abraham会了一点点马来话。。。真的头疼。。。

需要与想要 need and want



摘自何权峰的《幸福早知道就好》
移动那小花就会看到接下来的文字。

看不到那框里的朋友就看这里。

需要是必需品,想要是奢侈品,并不是满足欲求,不要将这两者搞混。
人们常把奢侈品当成必需品,又把想要看成是需要,问题就在这里。

需要能被满足,但是想要的是无止境的,这就是那些一些人会失望,
因为他们想要的永远超出他们的需要。

那些不必要的,就是你的痛苦。所以,在你开始想要一样东西之前,
先想三次.....你真的需要吗?他们真的需要吗?你真的需要它们吗?。

如果你只是想要而不是需要,那就把它忘掉。反之,如果你真的需要,
就会满足他。这就是获得幸福最好的方式。
对,要去满足你的需要,而不要理会你想要的。

星期四, 二月 26, 2009

彩虹

昨天下午下了一场很大的雨,大到连窗外对面组屋到看不见。

在那个时候,我正在和两位朋友同时在gtalk交谈,一位是gowry,另一位是我的知己。。。

和gowry谈的是与anna的友情问题,我的心里是觉得有一点可惜,为什么友情会走到这地步?为什么?

在谈话中,gowry告述我外面有彩虹,我就带着孩子到外面看。。。3人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一道彩虹。




我在gtalk对gowry 说,也许我的生活就会和彩虹一样,会在雨后出现。
在7.06pm开车要去在虎爷的时候,在车上是看到彩虹桥,由于在驾车,没有办法将彩虹桥拍下。
今早在catherine 思斌的blog都看到他们的哦post是彩虹。。。觉得这世界好奇妙,这么多的人在不同的地方看到都是美丽的这一面。

手段与目的



摘自何权峰的《幸福早知道就好》

要移动旁边的小花,就可以看到接下来的文章了。

星期三, 二月 25, 2009

过程与结果

 


幸福语录
幸福是旅途,而非终站。
快乐并不是在目的地,

是旅程中的每一步造就了快乐,

旅程的本身就是目标,

它们不是分开的两件事。
如果你能将过程当作目标一样来享受,

那整个旅程就会变成很喜乐。
   



 
胜利成功只是过程的一部分,

最后的领奖,

也只是过程的极小部分,

真正的乐趣必须在参与的过程里去找。
旅程本身就是生命,

过程本身就是结果。

所以,不要担心任何目标,

不要去担心任何结果,

只有去欣赏、去享受;

结果会照顾好它自己,

你不需要去担心。



  快乐是参与而不是输赢,

幸福是旅程而不是到站。

千万不要为了赶在到达,

而忽略了欣赏沿途的美景。


摘自何权峰的《幸福早知道就好》

星期二, 二月 24, 2009

Abraham被选去跳舞

昨天下午老师叫我进去课室说要和我谈,我还以为是什么事。

原来Ms Fadilah选Abraham在毕业典礼的上跳舞

这一次,老师选了,男生:Abraham,nelson,javier,annieruthan,khar wah,heikel.。
         女生有:serele,verlyn,jorina,joan,shana.

老师说,这一次会以cartoon的人物为主,也许会在每星期留校2天来练习。

服装费是$60,我对Abraham说由他自己付完,他马上说他没有这么多钱。我说好吧,我会帮他付一半。

其实,我这样的用意是要告述他,他自己要去跳舞,就必须负起这服装费的责任,不然,以后他不会知道大人赚钱的幸苦,也要让他知道,不是什么事都能顺他的意,人生是如次的漫长,如果孩子们没有在小时候有一丁点的挫折,以后大了到社会怎么适应这社会的生活。

或许我想太多。。。。。。。但是希望他能明白。

现在头疼的事是星期二、五要练舞,但是星期二Abraham要上全脑开发班,星期五要去弹钢琴,所以我必须将这两天的课程另外做安排。。。。

星期一, 二月 23, 2009

妈妈的生日

妈妈的生日在是21/2,今年妈妈57岁了。。。 妈妈最近好像进入更年期,所以常常会有一些举动是反常的,像是在早上妈妈就会觉得非常寂寞,就会想一些有的、没的,有时会弄得我是一头雾水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晴天、雨天。 这个生日真的是让我们费尽心思,因为妈妈说不要为她庆祝,如果我们为她庆祝,她就不回家,但是这些话是在早上说的,后来看到我们都回来为她庆祝。虽然,这生日没有爸爸、弟弟的参与(因为爸爸来新加坡帮他的朋友工作,后来爸爸没有通知我他的放工时间,结果爸爸在第二天早上才回去,而弟弟也是因为要做冷房的工作。所以当天很迟才回来。)但是妈妈还是依然的高兴。 当晚我又是塞了2个小时回到妈妈家,有时会觉得很累,因为在车上的时间还比相聚的时间长。 二妹更可怜,因为妹夫第二天要凌晨4点起来做工,所以还必须在妈妈庆祝生日后,就驾车会笨珍。前前后后在妈妈家只是1.5小时而已。 这是阿慧在123蛋糕店买的蛋糕,我们很喜欢吃这家的蛋糕。 妈妈在和孙子们玩乐。 连小小的淇淇也来凑热闹,这些都是妈妈的开心果。 妈妈,我好喜欢看到你这样的笑容,那笑容是从内心笑出来的,比你每3天的愁容好太多了。 这些都是小辈。。 三个女儿和孙子和妈妈一起拍照。 这些是有虎爷拍的,由于他不是很熟悉我的手机,所以拍的很久,弄得乐乐都没有耐心了。 妈妈带着我送她的珍珠白金链,妈妈以后我一定要存多多钱,买一条大大的珍珠链给你带着。

我的妹妹们,猜一猜谁是姐姐?谁是妹妹?



后记:


妈妈,我真的希望你能幸福,其实你已经很幸福了,或许我们不能给你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,但是我们只要照顾好我们自己,你不用为我们担心就是你最大的幸福。。。。


爸爸也是一位好爸爸,爸爸这么多年来对你的爱,我想不是许多男人可以做的到的,爸爸因为爱你,所以不舍得对你大声。爸爸是一个对爱情忠一的人。


video
这是虎爷不会用我的手机的录影,结果是大家的没趣的走开。。。。


video这是今年的录影。

有一種真愛,叫殘酷*~《引轉》



男人對女人一直很好,呵護有加,
只要他在家就不讓她做一點家務。
買菜,做飯,洗衣,拖地,洗碗等等,他都會做得又快又好,
女人喜歡什麼東西,不用撒嬌耍賴,他總會當成禮物買回來。
用他自己的話說,女人是用來疼愛的。


女人柔美嫵媚,她的幸福全寫在臉上,
甜美的,充滿陽光般的燦爛。
她一直以為,日子就可以這樣,
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;天長地久,永生永世。
她將一直做他懷裡的羔羊;他將一直是她一生的依靠。


天有不測風雲。一天,她在計算機前加了一夜的班,
早晨站起來時,忽然天旋地轉,一瞬間黑暗將她徹底擊倒。
當她醒來時,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,
男人正紅著眼圈守在她身旁,她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,
伸手摸他的臉,猛然,她的心僵住了,
這一刻的冰冷竟然比暈倒時的黑暗更讓她心驚──
她的右臂竟然根本無法動彈!
她吸入的一口氣就那樣悶在了喉嚨裡,
她瞪著疑惑而驚恐的眼又試一下自己的右腿,
同樣的麻木,毫無知覺。她的右半身,已經不屬於她了。



腦溢血,常年的伏案與過度勞累讓她付出了代價,
一直以為這是老年病,總要七老八十才有可能會得,
而她才剛剛三十九歲啊!她徹底失態了,
歇斯底里,哭得天昏地暗,以後可怎麼辦呢?
從此成了一個廢人了,不能工作,不能持家,
不能再帶心愛的女兒去公園,不能再挽著他的胳膊散步,
終生都要躺在床上了,要躺多久?十年?二十年?
她無法想像,她無法忍受,她所有的幸福就這麼灰飛湮滅了。


男人不停地鼓勵她,醫院也開始給她做康復治療。
四十天過去了,兩個月過去了,
終於有些好轉,她的手和腳有了些知覺,
可以做些簡單的活動,但是好轉卻始終停留在這裡,
任他怎麼努力給她做按摩也沒有起色。
她無法自己穿衣服扣扣子,吃飯時拿不住筷子,
飯菜掉得滿身滿床。她無法自己去洗手間,
沒有人攙扶著,她什麼也做不了。
她再次陷入崩潰,自己不可能回到健康的狀態了,這已經是恢復的極限。



就在這時,她明顯感到了男人的變化。
以前不等她口渴,男人便會拿了吸管遞到她嘴邊,
她想吃什麼,只要眼光看到床頭櫃,
男人便會問:是蘋果?我幫你削皮。
她到洗手間,他會像抱當年那個小女生一樣抱著過去。
而現在,男人陪護她的時候,更多時間是在看自己的專業書,
或者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屬聊天,間或看她一眼而已。
尤其是這次更加過分,已經晚上七點了,
他還沒有像平時那樣送飯過來。
她已經很餓了,肚子咕咕叫了半天,
床頭櫃上有同事看她時送的糕點,
她想自己伸過手去,可是努力了半天,手還是僵在半空。


她忽然想到一個重大問題:男人還會留在她身邊嗎?
四個月了,哪個男人熬過如此的一百二十天?
自己這半殘的身體還有哪點值得他留戀?
四十二歲的男人,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,
誰會把大好時光浪費在一個纏綿病榻的女人身上?
男人來了,帶了一大盒剛出鍋的排骨湯,
她猛一揮手,那鮮嫩的排骨便落了一地,湯汁灑了男人一身。
男人沒有像平時那樣安慰她,反而皺眉說了一句:妳愛吃不吃!
她被噎住,差點喘不過氣來。


過了一會,她想去洗手間,賭氣不叫他,
左手撐著床向旁邊蹭,然後再用左手扳起自己的右腿放到地下,
鼓足了勁兒試著要站起來,卻始終沒成功。
男人斜著眼睛裝作沒看見,仍舊忙著用手機發短信。
女人的血在那一刻湧向頭頂,她不再是他眼中的珍寶!
她狠狠用手撐住床頭櫃,搖搖晃晃站起來,
男人這時才趕過來扶住她,遞上手杖。
她甩手搡開他,把手杖緊緊握在手裡,
現在,這個沒有知覺的木頭,才是她的真正依靠。



在洗手間裡,她看到自己蓬頭垢面,哪裡還有當初的美麗與嬌媚?
男人越來越過分了,扶她在走廊裡散步的時候,總是粗聲大氣地吼她:
『妳倒是自己拿著外衣啊!就不能再走快一步?
自己走,老扯著我幹什麼?
妳不是要上廁所嗎?再不走快點尿了褲子我可不給妳洗……』
當著走廊裡那麼多人,女人低下頭一聲不吭,機械地挪動自己的腳,
從小到大,她何時被別人如此呵斥過?
自從嫁給他,哪一天他不是輕言慢語百般呵護嬌寵?


什麼一日夫妻百日恩,什麼柔情蜜意山盟海誓,
什麼永生永世不離不棄,全是鬼話!
男人越來越明顯的漠不關心,讓女人徹底失去了依賴。
雖然她看起來柔弱,骨子裡卻是堅韌的,
所有的冷落與白眼,都成了她努力鍛鍊的動力,
你不是不按時給我送飯嗎?我自己吃上回剩下的。
你不是不給我換衣服嗎?我自己花一個小時解開衣扣,再花一個小時脫下。
你不是不扶我散步嗎?有這根拐杖就行!
不知流了多少汗,咽了多少淚,康復竟然又重新開始了,
這次的康復不再是被動的,而是主動的,
女人被傷害的自尊成了一座噴發的火山,
她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,
手越來越靈活了,腿也漸漸有力了,
她的眼裡又跳動著希望的火花。
日子如流水般過去,她對男人一次一次的遲到與漠視變得無謂,
積聚起所有的潛能與毅力,來康復自己,等待著出院,
也等待著男人對她說出那兩個字──離婚。



連醫生都很難相信她竟然可以恢復得這麼好,
除了右腿還有些僵硬,其他地方幾乎都和正常人一樣了。
醫生笑著說她創造了一個奇蹟,女人也含著淚笑,卻笑得有些蒼涼。
男人來接她出院了,兩個人在路上都很沉默。她仍舊固執地不讓男人攙扶,
眼看快到家了,她的心快跳出了胸膛,以後,這裡還是她的家嗎?
男人開門的時,她定定地看著男人微低的頭,他的腦後竟然有隱約的白發了。
是否,男人就將和她攤牌?她閉上眼,深吸一口氣,忍住即將崩落的眼淚。


『丫頭,睜開眼看看。』是男人溫存的聲音。
女人疑惑地睜開眼,呼吸再一次被悶在喉嚨──家裡堆滿了玫瑰花瓣!
餐廳,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,全是她最愛吃的。她苦笑:怎麼?最後一次浪漫晚餐?
男人定定地看著她,忽然淚流滿面:
『丫頭,我的傻丫頭,
妳知不知道我等妳站起來等得好辛苦?
妳知不知道看妳受苦我有多難過?
妳知不知道我硬著心腸吼妳罵妳時有多痛苦?
可是如果我不這樣,妳就會一直依賴我,
永遠也沒辦法再站起來了。』



第二年開春的時候,女人已經可以重新工作了。
看上去,她比大病之前略顯老了些,但臉上的燦爛卻沒變。
因為,這個男人讓她明白:


不要懷疑真愛,有時候,有一種愛叫殘酷。




~無論你在什麼時候開始,重要的是開始之後就不要停止~
~無論你在什麼時候結束,重要的是結束之後就不要悔恨~




星期日, 二月 22, 2009

我的










有个老先生带着一位手持拐杖的年轻人到诊所来。

【医生!请你看一看我的女婿,我昨天把他的脚打伤了。】

【为什么打自己的女婿?】

【医生,我打他的时候,他还不是“我的”女婿呀!】

当某个人、某件事,侵犯到“我的”的时候,我们就会奋力一搏;
如果某个人或某件事,被认为是“我的”的时候,我们则会奋力的去保护、防卫。

有了“我的”的想法,即是自私的起源。


看了这篇,觉得周遭的有一些朋友是这样的想法,为了让“她的”孩子比别人出众,而有时会使一些小手段。
比如说:明明是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带孩子上课,每一次都要麻烦别人带“她的”孩子去上课。。。只为了不要输给他人。
每一次都来比较孩子的进度。。。。



星期六, 二月 21, 2009

满足与不满



摘自何权峰的《幸福早知道就好》

星期五, 二月 20, 2009

爱要到如此吗?












女人原本不瘋,那年女人22歲,


挺年輕的,有人說她長得很一般。


女人在那年愛上了一個男人,男人23歲,看上去有點憂鬱,


很有才華,是許多年輕女孩心中情人的標準。


女人恰好和男人一起上班工作,


中午休息的時候,同事們喜歡打牌,


女人不愛玩牌,但女人總給男人佔著位置,


等男人吃完飯之後,女人讓位給他。



男人從未在意過女人,和女人在一起沒有約束,


女人是善良體貼的,很少笑,只是和男人在一起的時候才笑。


男人並沒有在意女人,可女人把男人深深的印在心上。



一天晚上,女人約男人散步,婉約羞澀的告訴男人她喜歡他。


男人突如其來的震驚,很快的婉言拒絕了女人,


男人說他愛的女人不愛他,他誰也不愛了。


他心已死,他現在不想再談朋友,要女人不要來找他。



女人哭了一夜,上班的時候也流淚,


同事們莫名其妙地看著她,男人呆呆的坐著。


幾天下來,女人仍舊不停的哭。


男人開始心軟,看得出來女人是真愛男人的。


終於在一天晚上,男人約女人出來,告訴女人:


如果她不介意他還放不下過去,他願意嘗試的接受她。


女人答應了,燦爛地微笑著,因為男人終於接受了她。



女人和男人的戀愛很簡單,沒有出去看過一場電影,


沒有一起在外邊吃過飯,男人對她很漠然。


最快樂的時候是男人和女人一起坐在河邊的橋下,


有一隻牛瞪著眼看著他們,女人覺得好笑。


男人住在單身宿舍,女人給男人洗衣服。


男人病了,女人無微不至的照顧他。


女人過生日的時候,男人忘了,女人說沒關係。


男人過生日,女人送給男人一條精緻的領帶。



第二年,女人和男人結婚了。家裏的事女人打理的井井有條,


男人回到家就有可口的飯菜,看完電視後就有熱水洗澡。


衣服女人也洗得乾乾淨淨,男人可以一心撲在事業上,


那一年,男人升了部門經理,女人卻瘦了許多。



第三年,女人有了男人的孩子。


女人大著肚子的時候,彎下來洗衣服的時候比較困難,


但還是堅持著,家裏的事依舊由女人操持著。


十個月後,女人難產,醫生說胎位過高,要剖腹產。


為了孩子,女人剖腹產下一名女嬰,生下的時候七斤。


男人的父母想抱孫子,看到生下的是個女孩,


就再也沒來看過女人。


女人的月子沒有人照顧,娘家人太遠,


一個月只能來一次,帶些雞魚之類的。


孩子晚上吵,女人還要給孩子把尿、餵奶。


男人不體貼女人,月子裏女人還是洗衣服。


女人的月子沒過好,下腹經常疼痛,醫生說落下的病根。



孩子很漂亮也很可愛,女人默默地看著孩子長大,


心裏有一種甜蜜的感覺。


男人的漠然雖然讓她傷心,可是她還是愛男人。


因為他是她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男人。


只是偶爾對男人有些抱怨,但過後女人就原諒了男人。


也許得到的永遠不會珍惜,在那段日子裏,


男人幾乎漠視了女人的存在。



女人看著女兒一天天的長大,


聽女兒第一次叫媽媽,歡喜的告訴男人。


女兒第一次走路,女人攙扶著……。


就這樣,轉眼,女兒長到五歲了,女人帶著她去公園玩,


計程車發生了交通事故,女人當時被撞暈過去了。


等女人醒來,滿臉是血,她第一念頭想起孩子,


孩子已是血肉糢糊,送到醫院,醫生告訴她孩子已經死了。


女人昏死過去。女人再次醒來的時候,口裏喊著孩子的名字,


男人傷心地坐在她身邊,輕聲的安慰著她。女人哭昏過去。


等女人再次醒來的時候,嘴理不停地喃喃自語,


醫生說女人瘋了…



為了照顧女人,男人辭去了工作,


找了一份臨時的工作,一天只要上幾個小時的班,


他不在的時候叫鄰居代為照顧,


女人嘴裏依舊喃喃的喊著女兒的名字。


抱著枕頭笑,看著別人的小孩就追,說那是她的孩子。


男人只能把女人鎖在家裏,女人一會笑,一會哭的。


可當她看到孩子照片的時候,女人就會開始平靜下來。


用手輕輕的摸著照片上孩子的臉,


微笑著。眼睛裏露出慈祥的目光。



時間就這麼慢慢的過著,


女人有的時候半夜裏突然叫著要孩子,


有時候又乖的像個孩子似的。


整個小區都知道了瘋妻,


有的人同情,有的人憐憫,


還有的人只是看著笑話。


男人本來有份很好的前途,可是,


瘋妻斷送了他的一切,他恨面前的女人。


男人開始酗菸酗酒,他毎每喝得酩酊大醉,


他的脾氣開始爆躁。



女人淺意識地發覺男人的變化。


男人吸菸很兇,女人就趁男人不注意的時候,把菸藏了起來。


男人沒看到菸,就喝問女人。女人嘿嘿的傻笑。


男人喝道:“瘋婆娘,妳要是不把菸給我找出來,我打死妳。”


男人作了個惡狠狠的搭計程車動作,


女人顯然受到驚嚇,卷縮在角落裏發抖。


男人一把揪過女人:“妳聽到了沒有,快點找出來!”


女人哆嗦著從床底下把菸拿了出來。


男人一把奪過菸,凶道:“下次妳再藏我的菸,我打死妳”


女人看著朝夕相處的男人,眼淚婆娑而下。



男人出去的時候,女人還是習慣性的洗衣服,


總是把孩子乾淨的衣服拿出來洗,


她覺得孩子衣服髒了,要洗乾淨。


男人的衣服、女人的衣服還有孩子的衣服掛在外邊,


她輕輕的摸著孩子的衣服,用鼻子聞著衣服,女人傻笑著。



女人病了,醫生說她活不了多長。


男人抽著菸望著痛苦的妻子…他無助的眼神流露著哀傷。


妻子依舊瘋著,只是比以前容易累,鬧不多時就睡著了。


睡下的時候有淚水在臉頰上流淌。


為了救瘋妻的命,男人賣掉了所有能變賣的東西,


最後不得不把房子賣掉,已維持女人的生命,


延續著女人最後一口氣。



女人痛苦的看著男人,手指著喉嚨說不出話。


拼命的喘著氣,顫抖的告訴男人她喘不上氣來,她很痛苦,


女人的哀傷讓男人心如刀割,他從來沒有可連過女人,


可是今天男人流淚的告訴女人他沒有辦法。


真的。他告訴她能做的他都做了…


而女人彷彿知道自己要死了,於是不再比劃,


只是費力的喘著氣,淚也不知不覺的流淌。



女人是在第二天凌晨時分去世的,那時候男人睡了。


當男人醒過來的時候,


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懷裏死去了,臉上殘留著淚水。


男人兀自發現床前放了一封信,上面寫著:



親愛的丈夫(親啟)


落款竟是女人的名字!



男人急迫的拆開信,女人清晰的字體印入眼簾。


然意識,她流著淚為自己的丈夫寫下一些字。


親愛的丈夫:


流著淚給你寫下這些文字,我知道我快不行了,


今夜我突然依稀清醒過來,也許是迴光返照,


也許是上天憐憫我,給我一個機會向你告別。


我依然記得我們的孩子,記得她叫媽媽的那一刻,


你知道嗎?那一刻我竟然流淚。


我依稀記得那張血肉模糊的臉,


為什麼上天對她那麼殘忍,對我那麼殘忍。


她一定在地下很孤獨,沒有人照顧,


她在等我,我要去陪她,照顧她。



親愛的丈夫,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家,


給了我一個孩子,讓我完成了一個女人的路程。


雖然一直以來你沒有說過一句我愛妳,


可是我是愛你的,自始至終,我都愛著你。


我陪著你走過的日子很苦,


你沒有好好的體貼我,愛護我。


我以為我會等到那一天,


等到你說愛我的那一天,可是我等不到了。


親愛的丈夫,你是我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男人,


當我離開這個世界,你將成為我永遠的男人。



親愛的丈夫,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,是我拖累了你。


對不起,我走了,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。


記得常換衣服,少抽菸,那對身體不好的。


我走了,對不起。我沒有能夠陪你度過最後的時光。



親愛的丈夫,我最後在你的臉上輕輕的吻著,


那是深情又長時間的吻。讓苦了多年的淚在此刻併發。


我走了,我會在地下好好的照看著我們的孩子,你放心。


你永遠的女人..



男人哭了,第一次哭的那麼的傷心。


她把死去的妻子深情的擁入懷中。


回想起過去女人的辛酸,回想的女人的好。


淚水一滴滴地落在女人蒼白而又削瘦的臉頰……



男人葬了女人,葬在孩子一起。


他長跪在女人的墳前,哭紅了雙眼,撫摸著妻子的墓碑說:


“親愛的老婆,妳知道嗎?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多麼的愛妳。


我愛妳,真的。很愛,很愛。


可是我再也不能盡做一個丈夫的義務了。


過去我對妳很壞,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慚愧。


如今我知道我是多麼的冷酷。


今生欠妳的一切,來是讓我報答妳,如果下輩子妳還記得我。


老婆,我愛妳。妳聽到了嗎?我真的愛妳啊……老婆”


男人的臉貼著女人的墓碑哭泣著。



女人再也聽不見了。前世、今生、來世。


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,請讓我好好照顧你,愛你一輩子,好嗎?






星期四, 二月 19, 2009

抓longkang鱼

那天去bird park白跑一趟后,我就带着孩子们到一个地方去游玩、参观。


这就是我带孩子去的地方--仟湖鱼厂

这是进门的koi鱼区。
这是我最喜欢的金鱼区,我在10多年前有养过一缸20几只的金鱼,由于当时很懒散,没有常常换水,结果还要劳动妹妹们帮我换水,在这10多年后才向你们说声谢谢,不知会不会太迟。

但是我真的很喜欢看金鱼那在水里婀娜多姿的游着。
这lanchu要$250一只,好贵哦!!!是我就不会买。
这黑金也要$120一只。







在游览那些地区的时候,Abraham早就一直在身边吵了,因为他要到这里去抓鱼。
这里的配套是30分钟加一个鱼缸=$5.
这就是longkang了。
这位小军师还以为很容易,一直指挥着哥哥去抓。
两兄妹的不知在看什么。
这是Abraham抓起的第一只。

我们两个“霉”女的合照。

我和我的“作品”。


在这kampong和现代的交叉点,在atap屋下玩现代的投币游戏机,是不是很讽刺?
Abraham在在那里慢慢的抓他的longkang鱼。

看到他在摸他的脑袋吗?,他都不知道要如何抓。

结果只能请我这位专家来帮他抓。
佳璇在电动motor的英姿。
她最高兴就是坐这类的,那longkang太深了,万一她掉下去怎么办。。

这是那里的鱼疗-fish spa.半小时要$10.


从仟湖回去后,就直接去在虎爷。虎爷说要去看他的阿嬷。
我们从早上8.30am出门到去载虎爷回家,都已经半天了。
我们在下午3点多达到那里。

这是孩子们在阿嬷家的娱乐-摇摇椅。
阿嬷还说我的孩子的眼睛很美、很大,应该再去生多几个,阿嬷说最好是三个孩子,我还开玩笑对她说2+3=5个了,但是一只鸡只有两支腿,而虎爷要吃1只腿了,加上还有3个孩子,那我不是一次要煮3只鸡,气得阿嬷在那里一直笑。


至于那些抓回来的鱼呢,下场就是一天死一、二只。这也是给孩子们一个很好的教育机会。